我女儿真可伶,都没人疼

前两天,王同志带两个娃半天时间,随后见到我时,小孬一头扑进我怀里,撒娇地说“妈妈,我想你了。”晴晴也很兴奋,但到底也没有额外的举动。

吃饭时,好几家的娃在疯跑玩耍,个个在爸妈面前撒娇,甚至有点持宠而娇,绝不会有意去看大人脸上,但晴晴不一样,她会察言观色,时时做出最合理的反应。

楼下大厅的冰柜里,有免费的冰棍,其他孩子都在随意拿着吃,我也是无意下去看看,发现只有晴晴和小孬没有吃。此时,晴晴小心翼翼地说:“妈,我也想吃。”我让姐弟俩吃一根。

孩子是知道的,天冷,夏天都没怎么吃过冰棍,更何况冬天?没想到出人意料,我居然让他们吃了。一则,我虽然不赞成天冷吃冰棍,但如果因此让孩子望眼欲穿,我也是不忍心,二则其实吃冰棍的最佳时间,不是夏天,而是体内热量充足的冬天,浅尝辄止未尝不可。

等我再次下楼看他们时,只有小孬一个人还在吃,我劝他扔了,他置若罔闻。相反,晴晴没等我说,早就不吃了。无论什么时候,小孬总是敢于由着自己的性子来,而晴晴却不敢。

同样的管束,两个孩子产生不同的反应,说到底,还是跟我未从小带晴晴有关。早年,我刚回老家,小孬还未出生,虽然晴晴已经五岁,但我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母亲。

有个孩子说,我今天八岁了,我的妈妈也八岁了,因为有了我,她才成了妈妈。同样,晴晴五岁时,我这个妈妈才零岁,生养小孬后,我才开始成为真正的母亲。在此之前,我无法对五岁的晴晴感同身受,她也无法与我建立情感依恋。

如今小孬快五岁了,看着小孬现在的样子,我再回望当初的晴晴,那时的她,最亲的奶奶离世,而她的生母无法理解她,无法给她应有的安慰,甚至还各种严加管束,甚至打骂,极为苛责,毫不留情。

看那时的女儿,多可怜,都没人疼。原本白胖的她,变得瘦黄,还泛着青色。孩子好不好,面相不会说谎。这层洗不掉的青,就是她肝郁气结的佐证,她生活得太压抑了。

在未生养小孬之前,我不是一个母亲,我只是我自己,我用我童年的独立和懂事,来要求晴晴,她该懂事,她该自立,她该稳重,她该让人省心五年之后,反观如今的小孬,我才明白五岁的孩子该是什么样的,他依恋,任性,不听话,嘴拙,手笨等等,但同时也可爱,天真,惹人怜惜。

有了对比,才明白女儿的不容易,她早早学会了察言观色,习惯了看人脸色,寄人篱下,仰人鼻息的日子,在狭小冷漠的生存空间卑微生存,收敛起所有的任性、娇气,像个大人一样,甚至还学会了阳奉阴违,夹缝里求生存。

有了养育小孬这五年,我开始心疼晴晴。这两年,我开始放松对晴晴的管束,一点点放开束缚,有意锻炼她的主观意识,很多事情让她自己拿主意,希望她能听从自己的内心,按着自己的意愿生活,她不用看我脸色,过分在乎我的想法。

偶尔,她也会不如意而哭鼻子,但我不再让她收起情绪,该发泄的情绪不能憋回去。王同志回来时,我让他多跟晴晴亲近,宠溺下女儿也是必要的。

可王同志神经大条,觉得没必要,连个培训班都不愿意送,最后也是我的劝说,这才一家人兴师动众地送女儿上课。

某天清晨,看着四岁多的小孬肆无忌惮地闹腾,我想起五年前那个小姑娘,实在太可伶,真真是委屈她了,忍不住眼泪哗哗流淌。我们隔着五年的空白,这种骨子里的依恋很难建立。

就像一个孩子在家窝里横,出了门却跟变了一个人一样。这种本能的生分,一直都在。

我幼年时,在外婆家长大,跟外婆亲近。后来,每每听到母亲抱怨外婆,我反倒替外婆鸣不平。知道外婆去世时,我哭得不能自已,当时的我,心里只有一句话:世上再也没有最疼我的人了。

我对母亲更多的是理性,而对外婆却是感性,不管时光怎么流转,她就是那个最疼我的人。于晴晴而言,奶奶才是最疼她的人,我不是。

有一次,老师跟学生玩一个游戏,写出四个最亲近的人,一次划去一个,划去一个意味着死去。晴晴的顺序是,爷爷,爸爸,奶奶,妈妈。而我明白,奶奶是真亲,但也是真离去,妈妈未必亲,但是她赖以生存的根本。

这个孩子本能地选择讨好母亲,因为在她看来,也只有这样,才能获得母亲的青睐和庇护。我曾跟她说:你真没必要讨好我,你应该有自己的看法和注意。但她似乎改不了,这已是本能防护。

李玫瑾老师说,三岁之前,是父母积累管教孩子的资本。此言不虚。我没有抚养,就没有能力去管教,而女儿也没有依赖我的亲昵,双方是有隔阂的。不管怎么努力,就算做得再好,在她伤心难过时,念的依然是奶奶,这一点,我曾确认过。

可能有人说,那么多留守的孩子,就你矫情。我不知道别人都怎么衔接,但纵观周围和网络上大量的范例来看,没有几个人能衔接得完美无缺,天衣无缝,大部分也只是看起来挺好,但经不得深究。

更有很多反面例子,青少年不服父母管教,各种叛逆、中伤父母,甚至弑母。这些血淋淋的教训触目惊心。很多父母放弃抚养孩子,往往不是没有能力,而是无知,以为孩子小,怕什么,等将来有钱了,都会好起来。

孩子的成长等不了,停不了,错过了就是一辈子,父母与孩子也就丧失成为至亲的时机。

还有很多父母为了自身事业,主动放弃对孩子的抚养和管教,美其名曰,要成为独立自主的新女性或者成功人士。昨天刚看到一位母亲事业有成,而孩子却成了问题少年,不得不放弃工作,四处求助。她事业上的光鲜亮丽,遮不住教育子女的失败。

不管什么时候,当我们决定成为一个母亲父亲时,无论我们多成功或者多失败,都不该放弃对孩子的抚育。当事业与孩子冲突时,优先级是孩子,而后是事业。

事业可以东山再起,而孩子却不能重活一次。

我不想你跟我一样,多年以后,回望孩子,不仅潸然泪下,孩子真可伶,都没人疼。我有这样觉悟,是因为我养了第二个孩子。而很多人只有一个孩子,他可能永远不会悔悟,孩子只能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自生自灭,没人疼爱。

首页滚动